微弱说:半途夫妇

听说钟老三要在县里买一套房子,在外省务工的邱云连忙跟东家请了假,连夜坐火车就往回赶。车上没座位,就是站着也得赶紧回去。邱云跟这钟老三是半路夫妻,结婚的时候各自带着一个孩子,邱云带的是一个女儿,钟老三带的是一个儿子。

不用说,这次钟老三要在县里买房子,肯定是给他儿子的。虽然不是亲妈,可邱云也没亏待过钟老三的儿子,尤其读书的时候,经常到学校里去看他,带了好吃得不说,还经常给他洗衣服。她自己觉得自己做得还不错。

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,两个孩子都长大了,就连邱云和钟老三自己的女儿也读高中了,按说没有什么能让这个家庭产生不愉快的。可偏偏买房子这件事邱云是从朋友那里听说的,而不是钟老三亲口告诉她的。再说,这件事两个人也没有商量过,所以,邱云认定这房子钟老三是给到了结婚年龄的儿子买的。

“那可不行,”邱云在心里告诉自己,“再怎么说这个家也是两个人一起打拼来的。想到这里,这些年工作的艰辛浮现在脑海中,邱云瞬间红了眼眶。

原本在农村务农的邱云,是在朋友的介绍下到城市打工的。

一开始是发宣传单,后来陆陆续续做过销售、导购、临时工,后来才做了保姆。眼下工作还算稳定,东家人也很好。不管是工作环境还是收入情况,邱云觉得挺满意的。

她本来想着再过几年自己就可以回老家享清福了。儿子虽不是自己亲生的,可也是看着他长大的。女儿也结婚生子了,剩下小女儿住校,偶尔到这边来看她。

生活本来平静、平凡、普通。都是这买房子的事闹得。跟钟老三见了面,邱云满脸不高兴。

她先是阴着脸瞪着钟老三,然后才气呼呼地问道:“听说你要在县城买房子,什么意思,怎么不跟我商量,是不是想留给你儿子?”她话还没说完,因为气愤而红了眼睛,她突然觉得这么多年的辛苦付出不值得。自己一个女人家,辛辛苦苦在外面打工,和男人一样负担三个孩子,不应该受到尊重?看着一脸委屈的邱云,憨厚的钟老三低着头,两只粗糙的大手搓过来搓过去,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。他张了张嘴,想着为自己辩解点什么,但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这下邱云更伤心了,她坚定自己的想法是对的。钟老三就是为自己留了后路,这些年的积蓄都准备留给他的儿子,自己就是个外人。

眼泪啪嗒啪嗒掉了下来,邱云一言不发坐在沙发上生着闷气。

她一直认为钟老三老实可靠,没想到这到头来还是像别人说的那样只考虑他自己的孩子。不善言语的钟老三愣了一会儿,走过来挨着邱云坐了下来。他伸出手给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,准备组织一下语言,解释一下这件事。

“其实,那房子是买给你的。钟老三红着脸解释着。“这些年你辛苦了,三个孩子把你累得不轻,如今你还在外面做工挣钱,很不容易。

钟老三拍了拍邱云的胳膊。

“没跟你说,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。钟老三嘿嘿傻笑起来,“买房子的事两个孩子都知道,还都出了钱。

至于他们自己的生活,要靠他们自己去打拼。“虽说我们是半路夫妻,可你为这个家所付出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,孩子们也看在眼里。他们都长大了,可以自食其力了,愿意出钱一起给你买套房子。

钟老三始终记得邱云想到县城生活的愿望。邱云目不转睛地望着笨嘴拙舌的钟老三,眼泪止不住流下来,她半信半疑地回顾往事,孩子们确实都很懂事,钟老三也没有偏爱过自己的儿子。“妈,您回来了。

两个孩子都回来了,他们是在接到钟老三的电话之后赶回来解释这件事的。他们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,不能让这个误会阻碍他们的幸福生活。一家人喜笑颜开,邱云倒是不好意思了,为自己的小心眼感到害臊。

“你看我,”她红着脸想跟钟老三道个歉,像个做了错事的小姑娘。屋子里飞满了欢声笑语,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温暖的笑容。这个重组之家经历了时间的洗礼,变得更加和睦,幸福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