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幽灵杀手》第二季的“冠军事件”继续发酵,日本教授直接责骂

但也就是那样,跟这部作品同系统、同主题下,更优秀的作品以往还有很多!

“只不过是劣化的复制品而已”,尽管山本宽因为这句评论再次受到全网的抨击,但不得不说这句话放在《鬼灭之刃》漫画上还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2016年2月15日,《鬼灭之刃》开始在《周刊少年JUMP》上全新连载,并很有排面的登上了封面,然而在同时期连载的作品中,这部漫画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,一如既往的“JUMP式设定”,偏套路化的故事发展,剧情围绕主角展开,以巨大的变故为引子,主角团一路的打怪升级,并在此过程中体现守护、亲情、友情、坚持和成长,典型的王道热血漫画。而除了套路化的少年漫剧情外,作为新人漫画家的吾峠呼世晴,在“画工”上也没有达到出众的程度,甚至可以说“稚嫩”。

理所当然,毫无特点的《鬼灭之刃》就这样淹没在JUMP的无数作品中。

2016年6月《鬼灭之刃》单行本第一卷发售,销量被Oricon公信榜统计在圈外,甚至都没登上榜单,8月第二卷发售销量1.6万,10月第三卷发售销量2.6万,幸好销量一直呈现上升的趋势,勉强在“腰斩”的鬼门关走了一圈,直到2019年4月都一直是不温不火的状态。

但当时谁也不会想到,三年后这部平平无奇的女性漫画家作品,卷均销量会打败蝉联13年冠军的《海贼王》!

虽然很多人不承认,但《鬼灭之刃》的成功绝对离不开动画的带动!根据O榜统计,动画开播前单行本最高销量第十一卷153976本,2019年4月6日由ufotable制作的动画开始播出,自此《鬼灭之刃》走上逆袭之路!

2019年4月《鬼灭之刃》第十五卷销量200435,7月第十六卷销量335990,9月官方宣布《鬼灭之刃》出货量超过1000万册!而这一切,还远远没有结束……

2020年10月《鬼灭之刃:无限列车篇》在日本上映,一经上映便连连打破多项纪录,最后以突破324亿日元的成绩,成为日本票房最高的电影,在日本掀起一股“鬼灭风”成功跻身“现象级”作品行列,尤其深受日本小学生的喜爱。

一家名为“Benesse”的公司,做了一项关于“最受欢迎人物”的调查,调查对象为日本全国3-6年级的7661名小学生,结果显示“最受欢迎人物”排在第一名的是灶门炭治郎,第二名才是自己的母亲,第四名为老师,父亲则排在第五名,至于剩下的第六到第十名全是《鬼灭之刃》中的角色,由此可见《鬼灭之刃》在小学生中的受欢迎程度。《鬼灭之刃》动画第一季与剧场版的成功,无疑给主办方强烈的信心,在粉丝的催促与支持下,官方趁热打铁在剧场版带来的热度还未消减时,立马宣布:TV动画第二季“游郭篇”将于今年年内开始放送,同时公布首个PV。然而,《鬼灭之刃》第二季的消息刚公布不久,日本网友那边便引发不小的争议,争议的焦点就是标题“游郭篇”。

根据日文原意“游郭”是源于日本江户时代的说法,指的是被政府允许的风俗女郎集中的地方,特别划定的用墙围起来的区域,简单来说就是日本古代的“红灯区”。TV动画第二季的剧情,讲的就是继剧场版“无限列车篇”后的故事,鬼杀队音柱宇髄天元带领主人公炭治郎三人,潜入有不稳定因素的吉原游郭,与藏身在游郭里面的鬼上弦之六妓夫太郎和堕姬展开战斗。

鉴于《鬼灭之刃》在日本的影响力和较多小孩子观众,因此不少家长对标题批评“如何向小孩子解释‘游郭’是什么意思?”家长们愤怒地表示这样的标题会对小孩子带来恶劣的影响。

一个半月过去了,没想到《鬼灭之刃》的“标题事件”在日本持续发酵愈演愈烈,甚至引出“歧视女性”的言论,部分网友认为以日本古代红灯区“游郭”当作舞台,是对女性的不尊重,并引发了全网的讨论。

这样的背景下,日本关西电视台的一个谈话节目便对此事件展开探讨,节目详细分析了事件的前因后果,很多嘉宾发布了自己的观点,其中庆应义塾大学的教授岸本幸直言:明明有很多婉转的方式可以跟小孩解释,连这样都不会说明的父母,我真觉得是笨蛋!

不过岸本幸教授的发言虽然稍显激烈,但却不无道理,这样的标题又不是动画制作的,原作就是这样画的,当初怎么没有人质疑?而且炭治郎又不是去游郭玩,只是要去那里和鬼战斗罢了。

并且值得一提的是,《鬼灭之刃》剧场版的分级是PG12,表示12岁以下的孩童要在父母的陪伴下观看,而在Netflix上《鬼灭之刃》的分级是16+。

把原本父母的责任,推卸到一部动画上面,显然就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!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