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里姑娘为能吃上红色玉米面,嫁入深山40年,养的公鸡比狗看门

栾川乡双堂村碾盘沟最深处,热情好客的姬大叔从屋子里搬出来凳子,正要上前接凳子,一只公鸡竖起脖子上的羽毛,冲了过来,照着鞋腰就啄。一边跟大叔说着话,一边抬起脚,抵御着凶性爆发的公鸡。

双堂村,因为沟口的古城隍庙而得名,是沿着伊河向下走访的第15个村子,曾经不少人居住的石龙沟如今修建了水库,供应栾川县城区居民饮用,另外一条山谷就是鸡冠洞景区,搬出深山的村民们住进了偌大的城镇化社区。

石龙沟里面就是饮用水源地,旁边的一条小沟,名叫碾盘沟,山谷深处,没有几户人家,只剩下了古树、老屋、以及懒洋洋的麻雀。

“也不想跟娃子们住一起,咱老没本事,给娃子们买不起楼,他们盖两间瞎房子,住着也不是老宽绰。再说,家里头有地,有畜牲,不胜回来住,自由一些。

山里的平房已经盖成20多年,说起来盖房子,大叔和大婶诉起了苦:“原来,咱这沟就没有路,往咱家这咀上来,啥车也上不来,砖都是一担一担硬担上来的呀。盖这点房子,可是出了大力了……”

聊着聊着,说起来大婶的娘家。大婶的娘家原本在栾川县城里面,40多年前,家里兄弟姊妹比较多,每个人却只有2分地,口粮不够吃。

在当时,能有掺了白面的玉米面,就是过年的好粮食。

“那时候,也不兴彩礼,都是经媒人说说,买一身的确良的衣裳,就算不错了。俺家不是人多没啥吃,想着山里头有地,麦子不长,总是长玉谷吧?能有一碗白玉谷面吃饱就不赖了。

哪像现在,要车子哩,要房子哩,老哩就算再能干,啥都给你置办了,你们不努力,那不还是瞎子点灯,白搭拉?”

姬大婶养的公鸡都是一年以上的老公鸡,院子里一只大公鸡正在金鸡独立,仰首长鸣。

“母鸡喽,留着下蛋。咱山里人也不买啥营养品,吃点鸡蛋,公鸡养大了,能卖给饭店。

再一个,公鸡娃比母鸡娃买着便宜,咱家不缺玉谷,喂喂总是换俩钱,老了,不能挣钱了,卖点鸡,手里头总是松活点。山里平时没有什么人,养的狗只是听到响动了叫几声,来个人却能吓得往后坐,而这些经常在一起相互缠斗的公鸡们,就比较厉害了,就算野猪来了也敢上去斗上一斗,更别说家里偶尔来个陌生人,都会被勇敢的公鸡吓一跳。

“主要是它跟你们不熟,像我们成天喂它们,就没啥,不听话了打它。

俺娃子回来,也叫叨过。咱住到这山里头,虽说现在社会安定,没有小偷了,这些鸡厉害一些,总是少糟蹋点……”“闲喽重来耍啊,俺成天在家也没啥事,来个人说说话也怪美!”离开的时候,正在地上躺着晒太阳的黄狗也站起来,抖了抖身上的土,往前送了几步,叫几声,随后奔向自己的主人……。

相关文章